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怀旧版网站 | 学校首页

 

首页通知公告短讯频道政策规定招生信息专题教育真我风采媒体资讯视频集锦电子杂志

 
【中国陆军之声·夜读】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姚旭盛(系我校2005级机械设计制造及其自动化专业国防生)
2018-10-10 17:18 王聪  中国陆军

分别的时候,老姚矫情的发了一条朋友圈“ 听说你们北方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一年时光不算长,就当赏了几次月,淋了几场雪,没关系,相聚离开,全都刚刚好。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吧。再见了,我的兄弟们!”

老姚,我大一时学员队队长。在军队院校调整改革的大潮下,2017817日,我们结束了在镇江校区一年的生活,前往院本部进行一年的学习。这也就意味着,老姚,这个曾经我们无数次想逃脱他“魔掌”的老姚,将与我们分别。

那天盛夏院本部知了叫个不停,虽已是一天的舟车劳顿,但我们还是在新宿舍里一边收拾刚打开的行囊,一边说笑憧憬着一年的生活。显然,这一刻没人意识到,老姚,就要离开。然而就在我们谈笑间,突然门开了,老姚进来了

那一刻的他显得十分瘦小,标志性的黑框眼镜没能遮住他满眼的泪水。还没来得及喊起立,离门最近的我就被他一把抱住。那一刹那,屋子里安静的只能听见他的啜泣声和窗外聒噪的知了声。我愣住了。脑海里迅速闪过进军校一年来,所有关于老姚的记忆。我见过严厉到让我们怀疑人生的他,见过偶尔和我们冷幽默时一脸严肃的他,但从没见过如今天这样狼狈的他。

那天全队的人下楼送老姚,送这个大一时无数次祈祷要摆脱他的老姚。“向后转,别回头,齐步走!”这是听他下的最后一次口令。那次我真没回头,因为我怕回头看到他背影时流出早已在眼角的泪水。但就算没回头,泪水也还是落了下来,那种感觉就像入学时在军校门口跟爸妈分别时一样,而老姚也像当时每个送走孩子的家长一样,带着眼眶的泪水和心里的落寞离开了。

这一年,我无数次想起老姚。

记得一次在路上听到别的队学员说“镇江校区来的就是厉害,会玩会学体能好也就算了,关键是他们还那么团结。”,那一刻我想起了老姚。是的,确实团结,似乎大一这一年我们这群兄弟就从来没分开过。当然,这群兄弟也包括老姚,那时候无论走到哪,低头抬头都是他。队列场上陪我们晒了一年的太阳,操场上陪我们跑了一圈又一圈,甚至连上课他也会跟我们在一起,听不懂的课,他就拿本书坐在后面看,可能只是为了能跟我们在一起吧。这就是老姚,似乎从未和我们分开过一刻的老姚。

当看到单杠场上表情狰狞的学弟时,我想起了老姚。大一时,由于身体素质基础不好,入学前两个月一个杠都拉不上。一学期从一个拉不上到合格,不知道手上掉了多少层皮,也不知道老姚在晚点名后陪我在单杠场被蚊子咬了多少个包。120日,我在日记中写道“到军校以来最黑暗的一天”。那天单杠合格好久的我突然被老姚拉下楼去拉单杠,结果是合格后骄傲自满不坚持训练的我,连合格一半的标准都没达到。老姚顿时暴怒,那天他训斥我的声音,似乎单杠场旁的整个宿舍楼都能听到,“丢人!要是我这回没看,过几天是不是一个都拉不上了?”“这是你在部队安身立命的本事,这都干不好,你在部队靠什么吃饭?”那天晚上单杠旁我们两个人格外引人注目,我的耳边一直在回响着他如惊雷般的话语,无暇去顾及楼上有多少人在看着我们,那一刻的我觉得自己特对不起老姚。这就是老姚,为了我们既当队长又当家长的老姚。

这一年,我们无数次想起老姚,老姚也无数次想着我们。回到校区后他开始了新的工作——带毕业队。这也就意味着,一年后我们回来又要落在他手上。这一年,虽远隔千里,虽工作繁忙,但他却从没有停止对我们的“监视”。我们时不时就会收到他的问候:“上周五公里又落后了?你小子是不是日子过得太舒服了!”“下周考试,你要敢挂科,回来收拾你!”“练个障碍不知道好好保护好自己?再受伤回来后别找我了!”......老姚还是那个老姚,时时刻刻关注着我们每个人的老姚。

这一年中,我们得到了本部无论是学员还是教员的很多赞扬。而每次被赞扬时,我都会想起《亮剑》里面的一句话“一支部队也是有气质和性格的,而这种气质和性格是和它首任的军事主官有关,他的性格强悍,这支部队就强悍,就嗷嗷叫,部队就有了灵魂,从此,无论这支部队换了多少茬人,它的灵魂仍在。”

我曾经以为,军校四年,一个兄弟也不会离开吧,就连老姚的离开,也只是暂时的;我曾经以为自己不怕离别,因为我相信,所有的离别都会有更好的重逢,老姚的离别也是为了更好的相见。

在快要返回校区前,突然得知老姚调换到别的工作岗位。得知这个消息后,愣了一会,回过神来我马上给他打了电话。“姚队,我都听说了…我有点蒙。”“行了,别婆婆妈妈的了,我还有点蒙呢!先不说了,我还有事,先挂了!”晚上,老姚给我发了一条消息“但行好事,莫问前程”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那晚转身离开时那个落寞的老姚。

在要回校区的火车上,我拿出手机发了条朋友圈“ 一年的时光真的不长,你看这年复一年,春光不必趁早,冬霜不会迟到,该来的总会来到。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再见!老姚,后会有期!

责任编辑:任毅龙

关闭窗口

西安科技大学后备军官选拔培训办公室  版权所有